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亦舒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60章 658送女

第660章 658送女

贺大夫人咬咬牙,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贺太夫人看着几步外的端木绯,圆盘脸上毫无恼意,反而笑得更温和亲切了。

她放下身段,自顾自地继续对着端木绯说:“我家依姐儿还时常在我跟前提起绯姐儿你呢,夸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你祖母有福气,有你这么乖的孙女!”

贺太夫人心里也有几分唏嘘与扼腕,暗道:是啊,这要是几年前,谁又能想到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后来能有这样的福气被那等贵人认作了义妹呢!哎,要是早知如此,当年孙女贺令依来端木府小住时,自己早就让她与端木绯多亲近亲近了。

端木绯不想再听贺太夫人顾左右而言他,直入正题道:“我都不知道祖母病了,不知道舅祖母又是哪里听说的呢?”端木绯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一派天真烂漫。

虽然端木绯看也没看唐氏,可是唐氏的心却一下子提了起来,神色有些僵硬,胡乱地揉着手里的帕子。

贺太夫人噎了一下,厚着脸皮笑呵呵地说道:“绯姐儿,你不是时常要去女学读书吗?你学业繁忙,没听说你祖母病了也正常。”

“各人有个人的本分,你还小,本当以学业为重。”

说话间,贺太夫人故意瞥了一旁的季兰舟一眼,仿佛在说季兰舟作为孙媳的“本分”就是该好好照顾贺氏,但她又睁眼说瞎话地把端木绯给撇清了,意思是,并非端木绯不照顾贺氏,是她忙所以不知道,不知者不怪嘛。

“……”端木绯心中颇有几分叹为观止的感觉,扬了扬眉,心道:厉害!真会说话啊。

贺太夫人干咳了一声,接着道:“绯姐儿,你们祖母年纪也不小了,有个头痛脑热的也正常,我和你们舅母也是担心她,才特意过来看看。”

贺太夫人的神态、语调比起端木绯没来前柔和了许多,判若两人,一旁端木家的丫鬟婆子们皆是神情古怪。

端木绯抬眼与贺太夫人四目直视,坦然地说道:“舅祖母,你们若是非要见祖母,还是等祖父回来,与祖父说吧。我们是小辈,万事都要听家里长辈的,不能擅自做主,还请两位见谅。”

端木绯直接把球抛给了端木宪,心里觉得祖父真是好用极了。

“……”贺太夫人脸色一僵,她哪里敢去找端木宪。

贺太夫人本来就是趁着端木宪出门以及端木绯去了女学上课,才匆匆赶来的,没想到端木纭和季兰舟这两个小贱人居然油盐不进,更没想到端木绯居然提前回府了。

贺太夫人既不敢得罪端木宪,又不好在端木绯跟前端架子、耍横,脸上青青白白地变化不已,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笑容满面地告辞:“既然你们祖母歇下了,那我和你们舅母今日就先告辞了。”

她们就这么走了?!贺大夫人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婆母竟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可是她终究畏于婆母的威仪,不敢多说什么。

贺太夫人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又道:“绯姐儿啊,我也是为了你们考虑,你们舅祖父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朝堂上有人要弹劾你们祖父宠妾灭妻。你也是快要出嫁的人了,这名声传出去总是不好听的。”

“你们祖母是贺家女,只要我们贺家对外证明她好好的,只是在休养就行了。如此,旁人又哪里有立场再非议什么?!绯姐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贺太夫人做出一副“语重心长,全是为你好”的样子,暗自心道:端木绯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这种小姑娘脸皮最薄,肯定重视自己的名声。

贺太夫人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端木绯、端木纭和季兰舟都听懵了。

季兰舟与端木纭飞快地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眼神,这贺家还真是什么话也说得出来呢!端木宪的身边一共就两个老姨娘,也都四十来岁的人,说是人老珠黄也不为过,就这样,还说他宠妾灭妻?!

贺太夫人也没指望端木绯她们会立刻改变主意,带着贺大夫人一起离开了。

“……”唐氏看着贺家婆媳离开的背影,嘴角紧抿,眼神晦涩,有些不太甘心,但也只能快步跟了上去,嘴里客气地说道,“大舅母,我送送您和大表嫂吧。”

外面的天空不知何时又飘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寒风刺骨,贺家的嬷嬷连忙给主子撑起了油纸伞。

待三人走到永禧堂的院子口,贺太夫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朝屋子里的端木绯三人看了一眼,眼眸深邃复杂,似有什么暗流在涌动着。

跟着,贺太夫人的目光缓缓左移,对上了身旁的唐氏,唐氏的神情中犹有几分不甘。

“你啊,别太心急了。”贺太夫人低声安抚道。

唐氏又揉了揉帕子,今日无功而返,让她心里多少有几分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帮手。

贺太夫人随手掸去了那些飘落在肩头的雪花,沉声又道:“封家就是太着急了,才会惹得一身腥!”瞧瞧封家自以为能压过安平,非要与安平硬碰硬,结果呢?!封预之不仅丢了驸马的头衔,连封炎这个儿子都丢了!

如果封炎,不,慕炎真的是崇明帝的儿子,如果慕炎将来真的登基为帝,封家恐怕要懊恼得吐血了吧!

贺太夫人又继续往前走去,唐氏听着她方才那句似乎语含深意,心念一动,连忙追了上去,小心翼翼地问道:“大舅母,您可是有了什么良策?”

“你们有见过哪个皇帝不是后宫三千佳丽吗?!”贺太夫人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唐氏和贺大夫人互看了一眼,皆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唐氏脚下的步子缓了缓,眸中多了几分若有所思。不错,这普通的男人尚且要三妻四妾,更何况是皇帝呢!

“现在封……慕炎的身份未明,端木家想来也还没想太多,但是以后端木家应该能想明白的。如果慕炎将来真的能……那么光靠端木绯一个想要绑住慕炎是不保险的。”

贺太夫人一边缓缓地往仪门方向走,一边说道。

“母亲说得是。”贺大夫人连连点头,“看看皇后娘娘就知道了!”

这要是谢家当初再往宫里送一个谢家女,生下皇子,现在何至于还要扶持别人的儿子,一会儿四皇子,一会儿三皇子,来回摇摆不定,让人看了笑话。

贺太夫人淡淡地斜了贺大夫人一眼,眼神中带着一抹高高在上。

她大致也能猜到贺大夫人在想什么,觉得这个儿媳的眼界还是浅了点。

“不仅是子嗣的问题,还有……”贺太夫人顿了一下,压低声音,吐出两字,“岑隐。”

岑隐?!唐氏和贺大夫人皆是惊疑不定,听得是一头雾水。

“岑隐那可是一把双刃刀。”贺太夫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岑隐如今在朝堂上可谓是说一不二,权倾朝野,端木绯如今在京中能够横着走,那都是仰仗着岑隐为靠山。本来端木绯将来无论嫁给谁,都可以因此得到夫家的敬重。

可是,如果慕炎真的是崇明帝之子,如果慕炎将来真的登基了,那一切就不同了,慕炎能容得下岑隐这个足以挑战皇权的权臣吗?!

古往今来,新帝登基后,清算权臣的事件不在少数,等到了那个时候,怕是岑隐和慕炎就要不死不休了,而端木绯与岑隐有旧,届时她怕是会夹在中间不好做人,甚至于因此被慕炎迁怒。

贺家是端木家的姻亲,也该为端木家解忧,万事讲个先来后到,贺家也不去和端木绯抢那个皇后之位,但是四妃总能有一个,以后也可以和端木绯在宫中相互扶持,更可以帮着端木绯固宠。

这件事对于端木家和贺家而言,都是彼此互益的好事。

贺太夫人抿了抿唇,自信满满。

唐氏其实还是不明白贺太夫人的意思,皱了皱眉,有些急切地说道:“大舅母,可是这事也拖延不得啊!”

贺太夫人眸色微凝,心里也知道这件事不可急,但也拖不起:他们两家现在多少抱着押宝的心态。

毕竟谁也不确定慕炎到底是不是崇明帝的儿子,还有他将来会不会即位。可是等“确定”了,那就太晚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满朝文武都要想着要给慕炎送女了。

贺家只能以家中的一个嫡女为赌注去搏一份未来,也许可以以此重回贺太后在时的尊荣。

这个赌注值得!

接下来,他们也该“推一推”端木家了……

贺太夫人昂首挺胸地迎着寒风往前走着,风大了,雪也大了。

等端木宪回府时,半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密集得仿佛浓雾般,目光所及之处朦朦胧胧的一片。

端木纭让人吩咐了门房看着,因此端木宪一回来,她就知道了,亲自跑了趟外书房,把贺家人来过的事告诉了端木宪,端木宪满不在意,完全不予理会。

腊月初九,王御史上折弹劾首辅端木宪宠妾灭妻,言辞凿凿地说是端木宪的嫡妻贺氏被他假借生病之名囚禁了起来,还不让娘家人探望,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仅仅只是御史的一纸弹劾,没有在朝堂上掀起半点风浪,朝臣们即便听闻了,那也大都是一笑置之。

腊月初十,由皇后提出,正式下旨给三皇子慕佑景和谢向菱赐了婚。虽然皇帝还昏迷不醒,但是皇后觉得三皇子在长庆长公主府冲撞了谢向菱,两人肌肤相亲,他们母子怎么也应该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

虽然当初皇后并没有下正式的懿旨,但是谢向菱和四皇子的婚事几乎人尽皆知了,现在要换人,再结合江宁妃之死以及三皇子记在皇后名下的两桩事,所有人都了然了。

京城各府虽然没在皇后、谢家和江家人跟前多说什么,但在背后早就议论得沸沸扬扬。

因为岑隐没有表明任何态度,所以,除了宗令礼亲王提出皇帝还没醒如此不合孝道以外,大多的臣子们都很识趣地对此保持了沉默。

腊月十一日,谢向菱在承恩公府投缳自尽,说她没了名节,无颜苟活在世间,唯有以死明志。

承恩公府又是请大夫又是请太医地惺惺作态了一番,闹得没半天京中不少府邸都听说了这件事,当日,三皇子慕佑景在凛冽的风雪中跪在养心殿前,痛哭流涕地向皇帝告罪,说慕家男儿要敢作敢为,他要为自己所做之时负起责任。

慕佑景在雪中跪了近一夜,直到黎明时才体力不支地晕厥了过去,还发起了高烧,幸好养心殿内有轮值的太医,立刻给慕佑景施针开方。

慕佑景足足高烧了一日一夜才苏醒过来,引得皇后心疼不已,说皇帝要是知道三皇子如此敢做敢当,也会觉得欣慰的。

如此这般地闹了一通,等到了腊月十二日已经传得京城上下无人不知了。

然而,就算是皇后和江谢两家如此煞费苦心地把这出戏“从头到尾”地唱完了,却是徒劳罢了。

前面江宁妃的死闹得太大了,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只是一场闹剧,三皇子闹腾得越厉害,越是让其他人觉得江宁妃之死果然是三皇子所为!

九思班和聆音班的反应极快,没几天就又各自排了一出关于两个皇子换亲与皇子弑母的新戏,把朝代、背景、人物稍作变动,又热热闹闹地开唱了,几乎是场场爆满。

这些事自有东厂的人一一报告给岑隐,岑隐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

无论外面有哪些闲言碎语,皇后也顾不上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只要三皇子能登基,现在背后被人非议几句也无法。皇后在腊月十四日就正式下了懿旨赐婚,并匆匆定下了年后完婚,由礼部和内廷司操办三皇子的婚事。

虽然婚事的时间急了些,但皇子大婚是有定例的,礼部和内廷司只要遵守定例就行了,赶一赶也是来得及的。

然而,一直没管这事的岑隐在皇后下了懿旨后说了一句,国库没钱。

礼部和内廷司毫不犹豫,甚至没有彼此沟通,就立刻默契地决定草草办婚事。

腊月十六日,礼部派人把聘礼送到了承恩公府,六十四抬聘礼被堆在了仪门处,由谢家人一一打开聘礼的箱盖供家里人观看。

府外是那些来看皇子下聘的百姓,一个个伸长脖子,往里头张望着,交头接耳;府内是府中上下都跑来仪门处围观聘礼。

谢向菱也来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照理说,皇子下聘应由礼部侍郎亲自带人来送聘礼,可是今天来承恩公府的不过是一个区区五品的礼部郎中,还有这聘礼本该有标准的一百二十八抬,现在却足足缩减了一半,而且聘礼礼单上的那些物件比之寻常的大户人家都不如。

连皇家聘礼中必备的活雁都换成了一对木雁,那些古玩字画、珠宝玉器、药材香料、裘皮料子等等全都是些寻常玩意,都是在京中的铺子里随处可以采购的,还有那些铺子、田庄、宅子也全都不是什么好地段,一看就是礼部和内廷司临时凑合了一些就拿来交差了……加起来也不超过二千两。

这也太草率了!!

谢向菱扫视着堆在地上的这一箱箱聘礼,脸色铁青,怒不可遏,此刻府外那些围观的百姓投射而来的一道道目光更是让她觉得如芒在背。

谢向菱迁怒地尖声对着门房婆子吼道:“关门!还不赶紧关门!”

“是,六姑娘。”门房婆子吓得身子如筛糠般抖了起来,唯唯应诺,踉跄地朝大门跑了过去。

很快,承恩公府的大门就被“咚”地关上了,也把府外那一道道或探究或嘲讽或嬉笑或惊疑的目光隔绝在门外。

周围的那些其他下人也吓了一跳,不少人生怕被六姑娘记恨上,默默地开始后退,再后退……

谢向菱狠狠地握着拳头,脸上火辣辣得疼,又羞又恼。她要嫁的是皇子,是未来的天子,可是她的聘礼竟然比普通人家还要差,今日若是男方不是皇子,谢向菱已经令人把这些聘礼给丢出承恩公府了。

谢向菱跺跺脚,呆不下去了,转身就要回去,却对上了几步外一双温和平静的眼眸。

十五岁的少女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柳黄色斗篷,一头浓密的青丝挽了一个纂儿,只斜插了一支翡翠梅花簪,模样秀雅,气质恬静。

谢向菱仿佛瞬间被冻住了身子似的,僵立在了原地,瞳孔中越来深邃、阴冷,似是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五姐姐……”谢向菱与对方四目直视,用诡异的音调唤了一声,那声音似轻蔑,又似怨恨。

谢向菱的大丫鬟闻声不由打了个寒颤,默默垂首。

“六妹妹。”谢五姑娘平静地唤道。

明明谢五姑娘什么别的话也没说,可是看在谢向菱眼里,却觉得她这个五姐姐是在嘲笑她,谢向菱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墨来。

“就算我的聘礼差又怎么样?!我以后可是皇后!”谢向菱满是恶意地勾唇笑了,“你呢,就算你聘礼比我多又怎么样?!听说,刘家三公子已经打死两个媳妇了,五姐姐,你就好自为之吧。”

三日前,谢二夫人就做主给谢五姑娘定下了亲事,定亲急,成亲更急,谢五姑娘会在谢向菱之前与那位刘三公子完婚。

站在谢五姑娘后方的另外几位谢家姑娘神色微妙,避开了视线,心里当然知道五姐姐这是无妄之灾,被迁怒了。按规矩,男方送了聘礼来,女方的家里人本来就该来看聘礼,五姐姐也只是陪她们一起来罢了。

谢五姑娘登时脸色发白,面如纸色,寒风将她的斗篷吹得鼓起,露出斗篷下的青碧色马面裙。

“……”她的樱唇微动,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她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是小跑了起来。

看着谢五姑娘落荒而逃的背影,谢向菱原本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浑身上下都痛快了不少。

是了!就算是聘礼差又怎么样?!也不过是因为婚事急,礼部和内廷司安排不及而已,她要往长远看,她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以后她可是堂堂皇后,现在差的那些聘礼想要补回来那也不是轻而易举的。

谢向菱昂了昂下巴,得意洋洋地走了,留下仪门处的其他谢家人面面相觑,等她走远了,才又渐渐地骚动了起来。

纳征之后,就是请期,除了亲迎外,其他的三书六礼在年前都是匆匆而过,这大概是大盛朝开朝以后,最寒酸的一次皇子亲事了,但是无论是皇后还是三皇子都没有说什么,仿佛只希望能够快点完婚,其他的什么也顾不了了。

对于这些事,端木绯完全不在意,最近天气冷,时不时下雪,她几乎是天天躲在家里不想出门,直到腊月二十,端木绯和端木纭都带着马出门去冬猎。

姐妹俩先去了北城门口,这冬猎的日子是端木绯特意挑的,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空气清新。

一出城,端木纭就仰首张望起来,七八丈外,一个披着玄色斗篷、骑白马的青年已经候在了那里,旭日的晨曦柔柔地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光,安静而冷然。

青年也看到了她们,红艳的唇角微微翘起,绝美的脸庞上泛起了浅浅的笑意,神色间多了几分和煦之色,就像是春日的晨曦照拂大地。

端木纭怔怔地看着岑隐,也笑了,笑容灿烂,顾盼生辉。

“岑公子!”端木绯骑在飞翩的背上,抬手对着他挥了挥,飞翩也欢乐地甩了下马首,似乎也在跟岑隐打招呼般。

岑隐微夹马腹,他胯下的白马立刻就慢悠悠地朝姐妹俩踱去。

“岑公子,你等了很久?”端木纭心里有几分后悔,早知道她该再早点出门的。

“不久。”岑隐微微一笑,神色愈发柔和,从马背上解下了一个布囊,取出了两把弓箭,“我给你们带了两把弓。”

端木绯一看就知道哪把弓是属于自己的,乐滋滋地接过了其中那把更轻更小巧的弓,尝试地把弓拉开,眼睛好似猫儿般瞪得浑圆。

“这弓可真轻!”端木绯轻轻地拉了下弓弦,弓弦在空气中嗡嗡作响。

她笑眯眯地自夸道:“岑公子,我的箭法进步了很多哦,没准今天还能猎点什么回家呢。当然,不能跟姐姐比!”

她笑容满面地朝端木纭看去,那样子似乎在说,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端木纭也从岑隐手里接过了属于她的那把弓,也试着拉了拉弓,虽然没有搭箭,但是她的姿势显然是比端木绯的要标准漂亮多了,下巴微昂,抬头挺胸,身上的那件斗篷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往后飞去,斗篷的边缘翻飞如蝶。

她浑身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英气勃勃的气质,英姿飒爽又不失明艳。

岑隐静静地看着她的侧颜,她的眼角微微上挑,微微眯眼时,那纤长卷翘的睫毛垂下些许,覆在那乌黑明亮的瞳孔上,让她的神色看来格外坚定,果决,又带着几分少女特有的明媚。

只是这么看着她,岑隐就觉得心中一片安宁,就像是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他的眼眸在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时候变得分外柔和,唇角弯出愉悦的弧度。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yishuxs.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亦舒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亦舒小说

猜你喜欢: 我就是这般女子医妃惊世清和农家小地主铁血女兵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相门庶女:皇的弃妃名门闺杀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兰香缘神医嫡女帝妃临天天才小毒妃盛世狂妃:傻女惊华药结同心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综]逼王的自我修养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我爱种田掌家小农女秀才家的俏长女吃货世子俏厨娘邪凰:九夜逃妃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浴火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之鬼医妖后
完本推荐: 天下全文阅读一代天骄全文阅读超神小民工全文阅读绝地求生之变身女主播全文阅读灵车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名媛望族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我老爹是阎王爷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这个杀手不太冷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无上圣尊全文阅读异界之魔武流氓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全职家丁全文阅读走肉行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手术直播间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迷醉香江他身上有条龙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嫡女有空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三国之龙图天下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影后:墨少,晚上好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修仙在都市顶级神豪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从现在开始当渣男法爷的英雄联盟开海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奥术世纪斗武乾坤位面之狩猎万界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之苍莽人生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墨唐九劫剑魔先驱大骑士武傲九霄崇祯八年师道成圣我,秀天帝这个明星来自地球356bet日博娱乐场_356bet提款验证_外围356bet网址浪潮之巅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亦舒小说移动版 - 亦舒小说手机站